目前日期文章:200808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張智成和彭學斌,在外界的眼中是“歌手和經理人”的身份,這種“關係”也維持了近10年。可是事實上,兩人由始至終卻沒有簽署合約,彭學斌是以朋友的身份幫忙張智成,他連擬定合約內容都不會。

張智成檔案

曾參加多項歌唱比賽,包括和阿牛、戴佩妮、梁靜茹等參加《海螺新韻獎》比賽及《我們的聲音》比賽。2001年單曲《聲音》得到本地媒體及歌迷大力支持。2002年台灣發行《May I Love You》,被歌迷暱稱為“R&B小王子”。代表作品有《不夜城》及《凌晨三點鐘》。

彭學斌檔案

早年在台灣參與幕後音樂製作,他的名字曾出現在劉德華、梅艷芳、梁詠琪等專輯。1998年回流大馬,重要作品有孫燕姿《我也很想他》、張棟樑《忘記愛過》、梁詠琪《原來愛情這麼傷》、王心凌《那年夏天寧靜的海》、梁靜茹《崇拜》及林宥嘉《伯樂》。

張:張智成
彭:彭學斌

1998年,彭學斌擔任電台舉辦的《我們的聲音》比賽評審,聽Demo發現了張智成這把好聲音,向音樂人陳豪大力推薦。1999年1月1日,張智成正式簽約,第一首單曲《聲音》成功打開知名度。今年12月31日便是張智成出道滿10週年的日子。

彭:我們一直都沒有對外正式說過我們的合作關係。雖然我們對外的身份是經理人和歌手,可是從第一張專輯《名字》開始,我們都沒有白紙黑字簽約,完全是以朋友方式合作。

張:可能大家都覺得簽合約是一種不信任的行為。他聽見我的聲音,變成我的伯樂,不停幫我找機會,合作關係很自然發生。我非常信任學斌,他給我很多在音樂道路上的意見,為我安排許多事情。

彭:我做過詞曲、企劃、製作等等,可是我最不擅長的是經紀這部份。說我是專業經紀,我會感到心虛。那時候我們的合作真的像是歌手與經理人,外界也這麼認為。其實我沒有做很多,所以我才沒有說要簽約。說實在的,我連合約要怎麼擬定也不清楚,哈哈。

兩人擁有藝術家的脾氣。在近10年的合作不曾吵架,只有冷靜期。

張:有好幾次是我比較衝動,我是complain king(投訴王)。我自機械工程系畢業便工作,在本地沒有人教育我要怎麼當一個歌手,我都是靠耳朵聽及看 ,加上我的硬個性,人家跟我說的話,我聽不進去。

彭:我們就像是一家人,有時候你會很生氣他,但氣完之後還是會幫他做事。(智成笑他:“誰叫你一開始就答應要做?”)我不懂得安慰別人,有好幾次他“煩”到我根本不想再安慰他。

張:對呀,打電話給他,他只是隨便哦哦、是嗎?我真想撞牆。

彭:我對他的擔心不曾停止過,當我無法安慰他時,我會變得更緊張,他的心情一直是過度緊繃,一件小事會放大來看。當他和公司或某單位出現溝通問題,我心想我是應該站在他那邊,但我又覺得必須客觀解決,在這種情況下,我的情緒就會變得急躁。

張:大馬與台灣的文化有差,我初到台灣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跟別人溝通,我不覺得這是我的錯,只是文化不同,大家都會把自己的“調味料”加進去。我以為我很聰明,其實我很笨。可能因為這樣,我的人際關係變得愈來愈差,為甚麼我好像沒有朋友?這跟我當歌手之前的想法是兩回事,我覺得當歌手的犧牲太大了。

這兩年半我回想很多事情,聽或沒聽進去的全部重新拿出來分析。我開始清楚“接受”和“了解自己”,我覺得“接受”很重要,不接受就不會相信那人。以前學斌和公司跟我說的話,我有聽進去,可是我沒接受。

對朋友掏心掏肺

校園演出是張智成主要收入來源,他曾經向彭學斌借錢度日,收入穩定之後他為了幫好友還債,拿山一半身家借給他,結果一去不回頭,氣炸彭學斌。

張:當年賺不到甚麼錢,我連自己都養不起,要跟學斌借錢,(他看看學斌不好意思說)我好像未正式還錢給他。

彭:有啦。他到台灣發展之後,我在大馬華研有賬目,公司有撥一些給我。

張:我覺得很遺憾,感覺上他把我推到一個位子及我是可以賺錢,但事實上並沒有,所以他並不富有。那時期的版稅沒有很多,我是屬於偏低,我也不是那種主動提出調動版稅的人。我從新人到最後一張專輯的版稅都是一樣的。我的主要經濟來源是校園演出,酬勞從零到150令吉,再跳到300令吉,你可以想像得到在這3年裡,我的酬勞調幅度能跳多少?我的錢都是靠省吃省用存起來,買任何東西都要考慮很久。

彭:智成對朋友十分講義氣。他初到台灣發片,跑校園賺了一點點錢,一位曾在念書時期幫過他的大馬朋友有債務問題,他二話不說就拿一半身家借給朋友,結果那筆錢回不來,他被華研罵到半死。最近,又有一位曾經幫他的朋友向他借錢,他又拿出一筆不小的數目借朋友,下場又是一去不回頭,我很氣他。

張:其實也不能算騙。一旦相信朋友,我就會對朋友掏心掏肺,我也預了他不會還錢。我可以做這種事,證明我是一個感性的人(在座的人聽了無不大聲笑),我現在跟他仍維持朋友關係,我幫人家不會想太多,也沒想過會有回報。

都寫了,還能怎樣

2003年12月發行《Listen to me》專輯後,張智成有28個月沒有在台灣發行新專輯。2005年至2006年,張智成形容他很“衰”。

故事要從台灣蘋果報導“公司趕智成出家門”說起……

他說:“那是台灣媒體錯誤的報導。蘋果記者要拍搬家特輯,而我和華研的合約剛好約滿,我必須離開公司幫我租的屋子。沒想到打開新家大門,發現有兩位記者在內。第2天記者在下版前打電話通知我說會寫華研不與我續約,不準備幫我付房租之類的報導,我說‘你都這樣寫了,我還能怎樣?’”

到底他和華研有沒有意見糾紛?他說:“不完全沒有問題,公司要做的我沒辦法做到,公司想做的我沒辦法妥協,可是那些事情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。”他補充,與華研約滿之後,他仍被安排擔任S.H.E演唱會的表演嘉賓,華研亦有幫他接商演。

“因為那篇報導,我跟總經理坐下來解釋:“我真的沒有說過這些話”。那時候我的心情非常低落,剛好《2006娛協獎》即將舉行,我不知道要不要回來參加,若我回來,我要解釋很多事情,可是我又不知道人家信不信我,當時我的狀態很差,我怕不小心做了甚麼事情又會造成渲染大波,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,我心想不如低調一點,於是我決定躲在一個角落,到電台當DJ。”

“去年華研安排我到澳洲表演,我們還存有這種合作關係;S.H.E來馬,我陪她們喝飲料吃飯。那篇報導及整個氣氛,讓我和華研,甚至同事對我產生懷疑,大家開始覺得我是傻的,很多人以為我不妥,我那時候真的不想出來面對大家,後來乾脆不要想太多,出去玩吧,結果一玩就兩年半。”

‘最開心的日子’

彭學斌替智成開心

在音樂眾多部份之中,我最喜歡的是寫歌。我希望我的歌有好的歌手唱,而智成是我最佳發表作品的舞台,他一定可以把歌唱好。在《名字》專輯裡所有歌詞都是我寫的,也是讓我發揮作品機會最好的一張專輯。做完之後,我一度沒辦法寫更好的作品,感覺元氣已用盡,元氣大傷。

智成在台灣發行《May I Love You》專輯,我沒有去台灣看他,直到2003年發行《凌晨三點鐘》,我才飛去台北看他的音樂會,本地媒體亦受邀前往。台灣同學(現也是智成的朋友)跟我說:“你好像做到一些事情”,我說:“對呀,好像是”,那種感覺很開心。(智成聽到學斌這番話,揚言好想哭。)

2005年,智成擔任本地電話預付代言人,這是他唱歌以外的首個工作,我有小開心,因為新山前往關卡的方向掛了12層樓長型的大看板,遠處就可以看到他。每次當智成的音樂生涯得到進展的時候,我就會為他感到開心。

張智成興奮到大喊大叫

我有很多的感動,如一次入圍娛協獎,High到不行,自己跑去剪頭髮及買衣服。對我來說覺得不可思議,上台領獎那一刻好感動,感覺像是我已正式成為一名歌手。當初我告訴自己,若我擁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唱片,我已滿足了。

結束《名字》專輯所有錄音那一刻,整個錄音室的氣氛瀰漫著一股感動,我終於完成我的夢想,舞台上的麥克風是屬於我的了。

2002年,當我第一次聽到台北空中飄揚我的歌曲時,我努力壓抑雀躍的心情,回到酒店房裡馬上跳起來大喊大叫,太開心了,第2天出外又表現得很沉穩,不讓同事看見我的興奮。

我不知道怎麼享受我的歌手身份,剛開始會想很多,後來變得不單純,經常打長途電話吵學斌,發洩我的情緒,不然我的情緒怎麼會這麼多?我對自己太嚴厲,大家把我推到台灣,我覺得我應該達到一個程度,可是我又覺得我的表現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好。擔任電話預付卡的代言人,我有放輕鬆的感覺,因為我有做到唱歌以外的事情。

後記

變得,不一樣

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智成了。這次返馬,雖然面對一連串的通告,但站在大家面前的他,總是有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的感覺。智成說他變得不一樣了,這點可以從外型感受得到的。

發現智成很愛打歌,他面不改色說:“學斌聽見我的《聲音》,變成我的《伯樂》……”哇,他一口氣幫自己和學斌最近寫給林宥嘉唱的《伯樂》打歌,厲害。打歌次數太多,連他自己也忍不住說:“做音樂也可能是一種《背叛》,哎呀,又幫人家打歌了。”超過一個小時的訪問,笑聲不斷。

歡迎回來。

光明日報/娛樂#8231;文:何慧菁#8231;2008.08.24

張智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1) 人氣()


張智成——歡迎回來!

有那麼一種人,歌唱實力明明堅強,卻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。在休息2年半後,把大馬經紀約簽給28 Stage當光良師弟,深知如今的唱片市場不比以前,見最近這麼多會唱的新人冒出,也瞭解自己太久沒出來顯得吃虧,但仍豁達表示“當中的危機我知道,何況我以前也不是那麼big,充其量只是有個位置而已。但從音樂出發,永遠都不會是錯的。”將於10月發片的張智成,以《愛來得剛好》告訴大家,這次將重新以音樂出發的他,時機剛剛好。

只求空間及主導權

張智成把大馬經紀約交給28 Stage,仿傚師兄光良把大馬和海外經紀約切割的作法。他表示,目前唱片合約洽談最密切是台灣海蝶,這個月動筆簽約後,遲些將有發佈會正式宣佈。

問他為何作出以上決定,他表示“海外和大馬的文化不一樣,而且我不再是新人,可以用不同方式去處理我的案子。28 Stage有興趣和誠意,也很瞭解這裡的媒體和市場。我不希望重現以前‘你不瞭解我,我不瞭解你,互相搶人’的狀況,所以才有此決定。”

問他對新東家有何考量,他只求有很大的空間及主導權,未來方向的規劃比較重要。“我想做的東西很多,不能再像以前只負責錄唱,然後發片、宣傳、休息後又再發片,我希望自己也能當製作人,為其他歌手配唱製作。”

從2002年赴台發展至今,他表示自己以前“只是”歌手。“在台灣頭4年,我甚麼都不懂。一直到第六年,我才知道怎樣在台灣生活。”

過去2年半裡,張智成除了在台灣主持4個月的電台節目,二度出演果陀音樂劇《我要成名》,也於去年12月29日在台北新舞台舉行《Power Men演唱會》,把他把想唱歌的癢都搔起。而音樂劇對他心態上的調整有很大幫助,讓他回到很原始的自己,找回當初想當歌手、熱愛唱歌的初衷。

他表示,在發2006年的最後一張專輯《愛情樹》時,他已不知自己的投射和發射target應該在哪里。“或者,我以前走得太快,很多基層的東西都看不到。”

他形容,唱片合約結束後到中廣音樂網主持音樂性的《愛簡單》節目,有利於他跳脫娛樂圈的感覺。“去年11月演完第一次《我要成名》舞台劇時,其實心態已經有所不同,但中間仍有對環境的不適應,所以又選擇了退縮,讓自己再休息,看要不要繼續走下去。”

反而是今年4月二度接演加場的《我要成名》,讓他看到更多東西,也真正去思考未來。“我覺得應該真正去規劃自己的前路,要就要,不要就不要,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‘alang-alang’。於是,我在那之後開始接觸唱片公司,讓自己再放手一試。音樂劇讓我覺得,自己的肢體語言、體能和唱功都沒退步,若我一直有這能量,那我找不到理由不繼續往前走。”

賭城與東妮芭絲頓河合唱

張智成今年3月去美國充電,在洛杉磯朋友家住了3星期,間中想飛三藩市或紐約遊玩,從沒想過要去賭城拉斯維加斯,沒想到因緣際會去了一趟賭城,意外被東妮芭絲頓(Toni Braxton)拉上台合唱且深獲好評,讓他形容這是一趟驚奇的演唱會之旅。

機場遇見李安

張智成從洛杉磯飛紐約時,就在關卡見到格林美音樂獎最佳流行男演唱人約翰梅耶(John Mayer),而且很多記者在拍他,讓他不禁心想,難道我這趟會見到很多大明星?結果他在紐約玩了幾天,從紐約機場過關卡時,李安就排在他前面,他很興奮向李安打招呼,說自己是來自大馬的張智成,李安一句“我知道你是誰。”讓他高興不已!

問他當時還跟李安說了甚麼?他說“忘了。好像是恭喜他得獎之類的話吧!我當時滿腦子只想著,哇!李安知道我是誰耶!但後來想想,他弟弟李崗有來看過《我要成名》音樂劇,也出席過我們的春酒活動,加上我也發過很多張專輯,他應該真的知道我吧!”

他當時原本想飛三藩市,但知道當地一直下雨後,便改訂飛去賭城的機票,並花80多美金在網上訂購東妮芭絲頓演唱會的票。“我抵步後去拿票,竟發現那是張100多美元的門票。看演唱會前順手去賭場玩了一把,竟然贏了很多錢,匆匆趕去演唱會時,發現所有人都穿得很正式,只有我穿T恤牛仔褲,覺得很不好意思。更不可思議的是,我竟然被帶到前面第一排的觀眾席。”

東妮成配角

當東妮芭絲頓演唱《Another Sad Love Song》,問可有人要上台合唱時,大家爭相舉手,張智成也不例外,結果竟幸運被點上台。當東妮問他要唱“卡拉ok式”還是“American Idol式”時,他還未來得及反應,東妮就說“Never Mind,Just Follow Me。”當張智成一開腔時,東妮驚訝看著他,還故意彈到一邊去,把主場交給張智成。原本她只想請觀眾上台唱幾句搞氣氛,最後不但和他合唱到最後,還把後面飆高音的部份留給了他。

“當時,全場人High到不行,台下很多人爭住跟我握手,我好像也成為當晚的明星了。(你不表明自己也是歌手?)哎呀!怎敢介紹?我穿成這樣哩。”但他表示,合唱後不但把之前贏的錢輸光,過後買網球決賽門票,沒想到自己心儀的球王球后竟無緣闖入決賽,讓他無緣親睹偶像在決賽爭取榮譽。“或者,我那天的運氣用太多了吧!”

自嘲走“狗屎運”

至於和張敬軒結伴看雲妮休斯頓(Whitney Houston)演唱會,他表示那已是2004年的事。“當時很頻密到香港宣傳,廣東歌《傷心換日線》也在香港拍MV,所以和張敬軒在《勁歌金曲》合唱《認錯》成為好友,並相約一起看演唱會。”他表示,自己在賭城當S.H.E演唱會嘉賓時,也偷閒去看過席琳狄翁(Celine Dion)演唱會,以前到日本訪問Boyz II Men時,更曾和他們合唱《One Sweet Day》。

說他很有這方面的運氣時,他笑說“狗屎運”囉!“像我還沒當歌手前,為了支持楊偉漢而去看《娛協獎》,當時我就告訴朋友說,下一屆我要站上去。沒想到後來成真,而且連續好幾屆都站上去。所以,我們不該害怕夢想。因為沒甚麼是不可能的,只要用心去做,就一定可以。”

側記

很久沒看到這樣自在的張智成了!久違了,跨過了,而且蓄勢待發!當坐在面前的他,喧鬧地說著“吃谷種”、“不能再alang-alang”、“狗屎運”等“羅惹華語”時,你只覺得無比親切。充滿能量的他,數著在洛杉磯機場偶遇約翰梅耶、在紐約機場跟李安導演寒喧、甚至在拉斯維加斯被東妮芭絲頓拉上台合唱的事,旁人的驚嘆聲越大,他的笑聲也越響。如他所說,他終於認知到,自己從沒失去過甚麼,他的人生也不是別人想要就有的人生。我可以預見再次起飛的張智成,日後將學會享受唱歌帶給他的快樂、忘卻以往“想太多”的負面情緒。所以,張智成,歡迎回來!

張智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2) 人氣()



感謝馬來西亞給我有如寒冬送來的溫暖,讓準備飛往層層高空的翅膀有了可以支撐很久的力量。短短的3天,無論是新的工作夥伴,媒體,歌迷,朋友和家人都給了我最誠摯的也最難忘的呵護。這些愛我會藏在心裏面最特別也最顯眼的角落,無時無刻扮演著如同護身符的能量,當我的心跟音樂結合在一起的時候,會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,那一刻我們更可以一起閉上眼睛感受它的美麗。

希望那麽感動人心的一幕可以不斷地在世界各地蔓延,因爲那種感覺的很好很好.......

張智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3) 人氣()

從前會想,環亞走到敦南誠品?別了吧!!攔個車吧!!今天我的想法是,就看看有多遠!!走著走著,噢噢!!原來三井我也來過!哎喲!!好熱哦!!不過遠也還好,我唱五首歌而已啊!!對阿!!不去勇敢嘗試,不顧一切地面對事實,那不就白白活了幾十個春天?

感謝今天是晴天,清澈的視野廣闊的胸襟,回頭看也只是欣賞而已。每一天都有新鮮事當然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,你懂了,我也笑了!!要來的那一班車,感覺到了不是一種離開,於是我學會了心和心的距離不是距離。

魚缸的混濁得到了清晰,大小黑很愉快的漫遊,或許你不懂細節,不過這漫長的一大段路,漸漸出現了曙光,就是説無論天氣怎麽樣的定奪心情的走向,我也有了不一樣的看待方針了,懂的人真的就懂了,嘿嘿!!

張智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0) 人氣()

有時候我的簡單真的帶來了意外的複雜。

我不屬於只活在同一個空間的人,歷練告訴我,我的的敏感是因爲我在乎,可是在乎並不代表我準備要去接受跟發展它。

我對朋友的愛,情人的愛,家人的愛跟我對音樂的愛似乎沒什麽區別,可是我可是清楚的很也沒有混亂過。不過愛就是愛,當我那麽顧慮它會變成什麽的時候,那倒不如不愛! 説穿了也只不過是自己的問題,我已經學會盡量不推卸,不逃避也不言倦,因爲我們時間有限。你可以計劃你的未來10年20年會是什麽一個樣,不過我還是那一句,或許你太自負了呢?當你覺得別人侵犯了你的安定的同時,你卻永遠看不見你對那個人的傷害有多深,不是嗎?

文化是什麽?差異是什麽?性別是什麽?年齡代表什麽?身份帶來什麽?你我算什麽?過去等於什麽?未來又能改變什麽?

一切的一切莫過於此!! YOU ARE MY FRIEND AND I AM YOURS.

p/s: 可是我還是覺得換個角度,換個心情,一切就只是莫過於此

張智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